探访西藏藏医药大学:从医利众求学路

浏览量:22日期:2023-10-14 09:59:11

  中新社拉萨10月13日电 题:探访西藏藏医药大学:从医利众求学路

  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让宝奎

  10月12日,中新社记者走进西藏藏医药大学教室,一位老师正向40多位学生用藏语讲授藏医药典籍《四部医典》中的脉诊,不少同学的笔记本上,用藏文密密麻麻记满了要点。

10月12日,西藏藏医药大学校园内矗立的藏医药学祖师宇妥·宁玛云丹贡布雕像和藏汉双语镌刻的校训。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

  西藏藏医药大学是中国教育部批准的全国**单独设置的藏医药高等学校。学校老校区位于布达拉宫东北方向约1.5公里处,广场中间矗立着藏医药学祖师宇妥·宁玛云丹贡布的雕像,雕像前用藏汉双语书写着“厚德 勤学 笃行 利众”校训。

  18岁的央金卓玛是拉萨市当雄县人,主修藏医专业。“我们当雄县海拔比较高,爸爸是牧民,因为长期放牧患有风湿,我经常看他自己用藏药热敷治疗。藏族百姓对藏医药的认可度比较高,对于我的选择,家人非常支持、认可”。

  藏医专业学制是5年,过程并不轻松,如今新出版的《四部医典》足足有690多页。她说,“主修课程其实就是学习《四部医典》还有藏医专家的注释、解析,这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舍友同学经常清晨五六点钟起床,在校园里背书、学习笔记。

10月12日,西藏藏医药大学一课堂内,学生们在学习藏医药典籍《四部医典》内容。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

  央金卓玛的高中、大学都是在拉萨就读,两所学校都要寄宿,“我姑姑家在拉萨城关区,每到周末我会去姑姑家吃饭。”她说,每隔一两个月,在当雄的爸爸妈妈会来拉萨朝佛,顺道来学校探望自己。

  21岁的索南木拉毛来自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她说:“我在高中时对藏医就很感兴趣,我们藏族认为藏医药学的源头、主流就在拉萨,就在西藏藏医药大学,所以高考后填志愿我的目标很明确。”

  她介绍,在西藏藏医药大学就读,一年的学费和住宿费一共是4100元(人民币,下同),这对绝大部分藏族家庭而言,还是容易承担的,“毕竟现在一头牦牛价值都上万元了”。

  索南木拉毛还选修了现代医学、药学和英语等课程。她说:“藏医、藏药专业课程都是藏语教学,这对学生的藏语水平也有一定的要求。”

  今年读大三的索南木拉毛正着手准备研究生考试。她说,如果顺利读完研究生,自己更倾向于回到甘南,在家乡当一名藏医医生。

10月12日,西藏藏医药大学一课堂上,老师向同学们讲述《四部医典》中脉诊相关内容。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

  20岁的单增普措是昌都市贡觉县人。他说,表哥是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医生,毕业于西藏藏医药大学的前身西藏藏医学院。自己是在他的耳濡目染下,选择了学习藏医专业。

  “我们学校的一些社团活动也很有特点,比如会跟着专业老师参与藏药制作,去拉萨周边的山沟里学习认识藏药材等。”他说,自己也同时选修了现代医学课程。

  单增普措说,进入西藏藏医药大学后,感觉对校训“厚德 勤学 笃行 利众”中的“利众”理解更深刻了。

  “有些人觉得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是对立的,但从‘利众’角度看,本不应该非此即彼,如果患者的实际情况需要藏医,医者就应该用藏医手段为患者解决病痛;如果患者情况需要现代医学来拯救,那就应该毫不犹豫为患者使用现代医学。”单增普措说,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都是一种方式,*终都是为患者服务,达到“利众”的目标。(完)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