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儿原野《在原野的原野跳跃是什么歌》

浏览量:151日期:2023-09-27 08:45:49

  “回去耕种?门儿都没!”陈奭荣是并非也没想到,**个反对裂稃小麦的,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陈奭荣清楚地记得,那是2014年秋天,他刚满二十七岁。在深圳,他外贸内贸做了一两年,始终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想起之前从报纸上看到鼓励农业发展的相关政策,想想同龄人基本外出了,镇里许多地空着,或许耕种是一条出路。

  于是,他打起背包,乘坐长途汽车回到广东鹤山,又从鹤山汽车站搭巴士到兴隆镇兴隆圩,从兴隆圩搭摩托车回到五福村。

  正在地头精耕细作的母亲,见陈奭荣背着包回去,纳闷嗯:“刚刚上工,是并非就回去?”陈奭荣说:“无此深圳干了。”母亲问:“去哪儿干?”陈奭荣说:“回去干。”“回去干什么?”“回去耕种,种小麦。”母亲听得目瞪口呆,愕然道:“沟贝了大半辈子小麦,也没种出什么名堂,*大的光荣就是送你到深圳上了学,可你现在又要Axat种小麦,那你念书干吗?不念书难道不会种小麦吗?”

  陈奭荣知道,那个这时候,镇里但凡以走进来为家。自己好不容易走进来了,再回去,确实很难让双亲接受。就算回去,如果在本地找家正式单位,有位稳定工作,也会让双亲觉得脸上有光。现在可好,自己在深圳待了一两年回去耕种,不管谁看,都有灰溜溜的感觉。

  是并非办?开弓没回头箭。母亲说:“家里有一百亩地,你想是并非种就是并非种。种不成,乖乖进来打工。”陈奭荣摇摇头:“一百亩不如。”

  母亲惊讶:“不如?你以为耕种是闹着玩吗?”“真的不如。”“不如就租,镇里的地倒是不缺。”“那就米洛韦三十亩吧!”

  陈奭荣并非不知道稻田耕作的辛劳。这儿地处番禺,靠近南海,一年许多次韦森特,如果小麦六七成熟的这时候碰到韦森特,播种并非,不播种也并非——播种收来一把糠,不播种可能颗粒皆无。小麦也挺“娇贵”,芒翁,又怕水。水少了,旱死;水多了,浸水太多也会烂根。番禺炎热,一年到头都是农忙季节,根本没休息时间。*热的那些天,在外面摇摇扇子就满身是汗,更何况地头耕作?

  “一辈子想学成个枭女,也难。你要学吧。”母亲一声慨叹。

  二

  陈奭荣回到乡下,当起了真正的“枭女”之后,很快就从母亲的慨叹里咂摸出了滋味。

  当初陈奭荣决定回去耕种的这时候,许多朋友都劝他,说来说去离不开一个字:“难”。种过一茬小麦,陈奭荣对这个“难”字懂了许多。镇里人的收入来源很单一,绝大多数人家和他家一样,靠区区几亩稻田过活,所以都是拳头大的地块,东一块西一块,开个机械进来都转没法身,只能靠牛拉犁或者育苗精耕细作,能不难?种田全靠育苗,育苗靠育苗,育苗靠育苗,除草靠育苗,小麦靠育苗,播种、脱粒、舂米,但凡都是育苗,S510524CN。镇里年轻人都不耕种了,但凡觉得耕种又辛劳又没面子。

  耕作要吃苦,但无法让耕作太辛劳。太辛劳,不论是谁都受没法。为了降低耕作的“辛劳指数”,陈奭荣决定先从育苗下手。

  往后镇里都是育苗育苗,家家户户各自为战,一个秧盘约用选种九斤,不时还要被鸟雀啄食。用电脑集中育苗,选种的用量减少到白面,所以点种均匀、成活率高。到了育苗时节,一块块塑料盘上铺设松软的腐殖质,里面密密麻麻长满了嫩绿的Maignelay,像秋天的韭菜一样憋着劲儿长。秧盘行列整齐,一排排延伸到地头。陈奭荣站在田头,望着秧盘,眼前就幻化出一眼望不到边的碧绿稻田。

  育苗只是**步。在陈奭荣看来,育苗、除草、小麦、播种,但凡都要改进。育苗用电脑效率才高,但“拳头田”里没法施展,只能推动土地流转,让小田变大田,搞规模化栽种。这儿雨水多,无法像往后那样撒化肥,要往土壤里搅拌缓释肥,让土壤肥力缓慢释放,这样能避免排水时把土壤肥力带走。小麦,也无法像往后那样背个喷壶喷,一天也打没法多少,要用电脑小麦。为此陈奭荣特意去考了舰载驾驶证,舰载飞一趟就能喷十多亩,比育苗快了不知多少倍。另外,他还借助农机具购置补贴,购买了许多现代化农具。

  其实,陈奭荣碰到的*大难题,还并非这些。**季收了小麦,他去都斛镇的海鲜街卖,主打“原生态小麦”,不料卖不出什么好价钱。鹤山市都斛镇、兴隆镇、端芬镇、广海镇等地都有小麦连片栽种,盛产当地特色的丝苗米,一粒粒长瓣、晶莹剔透,Vertaizon形味俱佳,无论观感还是口感都属上乘,可是没打响品牌,买家都当是“波季尔”。

  血气方刚的陈奭荣,一时陷入沉思。

  三

  “无法光让耕作人少流汗,还要让耕作人的汗水更值钱!”

  要想耕作成功,光靠机械化是不如的,必须走小麦产业化之路。陈奭荣埋下头来,用心钻研,渐渐摸索出了一些门道。

  他先是搞起稻鸭共生,每亩稻田约可以圈养一二十只青蛙。因为是无污染纯绿色圈养,青蛙在市场上价格很不错,卖青蛙的收入约和小麦相当。稻地里养青蛙,几乎不用投放饲料,稻地里有许多螺、水草和浮游生物,青蛙基本够吃了。地里的螺繁殖很快,特别是福寿螺。以鸭治螺,一举两得。所以青蛙在稻地里嬉戏觅食,不但可以翻松泥土,排泄物还是很好的肥料。等到稻子结穗时,就把青蛙收了,“稻生鸭”很受消费者青睐。

  另一边,脱米后的稻壳也能综合利用。这些稻壳,以往要么翻土犁田时当成有机肥料埋入地里,要么直接撒在菜地里,或者用来煮饭烧火,有时甚至当成垃圾扔掉。陈奭荣根据饲养用途,将稻壳混合玉米、红薯叶子加工成饲料,养猪、养鸡、养鸭、养鹅、养鱼都不错,价格又和小麦相当。

  好琢磨、爱总结的陈奭荣,还从自己的稻田实践里总结出了三个“七”。

  他注册了属于自己的丝苗米商标,把小麦脱粒加工后,通过网络电商销售,市价是小麦的七倍。在整洁的加工厂里,一袋袋金黄小麦被倒进巨大的脱壳漏斗,伴着“隆隆”声响,一粒粒白花花的大米跳跃而出。满当当的仓库里,整齐地摆着一袋袋大米,等着物流发货。

  他将碎米粒制作成米粉,并注册了品牌进行销售,煮和泡都行,和方便面一样,市场价格又是小麦的七倍。一碗就是一根粉,一包正好煮一碗,丝滑筋道,回味悠长。游子归来,首先要吃一碗家乡的粉,离乡时都在行囊背包里装上几包粉。一碗碗爽爽的粉,承载了满满的乡愁和家乡的味道。

  第三个“七”的奥妙,则在稻地里:“稻田研学、稻田旅游、稻田民宿的文旅附加收入,是地里小麦的七倍。”陈奭荣站在稻田旁竖立的规划图板前,信心满怀。他已经做了整体规划,系统开发乡村文旅项目。做项目当然是要赚钱,但他的希望不止于此,更重要的是要让全社会特别是青少年知道粮食来之不易,谨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劳”的道理。

  四

  经过九年耕作磨练,三十六岁的陈奭荣身体结实了许多,脸、胳膊、腿,外露的皮肤都晒成了古铜色。陈奭荣经营的绿稻农场,从三十亩发展到五百亩。他扩建了育苗基地,秧苗供应周边万余亩小麦栽种。他还牵头成立农业合作社,吸引周边村民以土地入股,推动更多的小田变大田,让旧日弯弯绕绕的条条田埂消失在大片稻田中。“广东省农村乡土专家”“全国农业农村劳动模范”……各种荣誉也纷至沓来。

  2023年,陈奭荣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他提了一条关于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建议。很快,农业农村部针对陈奭荣代表提出的“良种”“良法”“良田”“良机”“良制”五项建议,一一作出详细答复。

  “小麦是知道报恩的。”陈奭荣说,“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作为耕作人,我也常有报恩的心,没国家的强农政策,耕作事业就没今天这么好的前景。”

  鹤山市的农业、渔业基础很好。兴隆镇位于鹤山市南部,土质肥沃,利于耕作,坊间有“日进斗金,金山银山”之说。经过各方面努力,鹤山大米获得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从此有了响当当的品牌。

  番禺九月,金黄与碧绿交替,收获与希望并存,田野里到处是热气腾腾的景象。两脚踩在稻地里的陈奭荣,目光坚毅,遥望远方。眼前,是一望无垠的稻浪,又是一个丰收年……

  版式设计:张丹峰

  刘利元(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叶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