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方式及去向怎么填(休假去向有哪些)

浏览量:38日期:2023-10-09 17:23:13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琪延 杜治仙

  发于2023.10.2总第1111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如今,假期旅游已成为中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年的假期都成为了人们出行的高峰期。中国公众的休假,具有共时化特征,休假在时间空间上过度集中,会带来交通及景区等设施过度使用、拥挤带来的体验感差等各种问题,破解休假拥堵问题的方法是从共时化休假走向分散化休假。

  共时化“盛宴”的喜与忧

  今年中秋节与国庆节两节合并放假带来出游高峰。各大景点的人山人海,在充分彰显消费热度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更好的解决集中休假所带来的出行共时化问题,如何更好的提升休假质量。

  应该看到,中国内地存在休假时间供给不足的问题。一方面,现行休假制度所规定的休假天数偏少,为125天(平均带薪休假天数为10.0天);另一方面,从现有休假制度实施情况看也未实现应休尽休。据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进行的国家休假制度改革调查数据显示,北京市有业群体中有59.2%的居民能完全享受11天法定节假日,69.4%的居民可享受五一休假,81.0%的居民可享受国庆休假,86.6%的居民能享受春节休假。在休假期间,有43.4%的居民会选择去旅游。

  而且,目前我们的法定节假日通常通过前挪后借的调休方式形成“小长假”或“黄金周”,这导致了休假时间的共时化严重,大部分人选择在五一假期、十一假期和春节假期扎堆出行,热门旅游目的地人流过度集中。比如,北京故宫、杭州西湖、厦门鼓浪屿等热门景点在假期备受游客追捧,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出行难、停车难、入园难、赏景难、如厕难的“五难”现象。

  休假的共时化给包括景点在内的相关部门的公共管理带来挑战,公众也难有好的出行体验。

  从供给侧看,一方面,交通和旅游设施使用过于集中,压力巨大。在旅游高峰期,道路和交通系统面临巨大压力,交通运输部门需要增加运力和班次,扩大站点服务能力,以满足旅客的需求。同时,由于自驾出行的选择增多,高速公路和景区周边道路交通拥堵问题严重。此外,人流量过大给旅游景点的环境卫生维护带来巨大压力,甚至一些景区还可能出现过度开发和商业化的问题,对自然景观和文化遗产的保护构成威胁。另一方面,旅游从业者也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工作人员需要应对巨大的客流量,确保游客的安全和顺利出行。他们需要处理大量的客户需求,回答客户的问题、提供专业的建议和服务,工作强度大幅增加的同时,也易导致服务质量下降。

  从消费侧看,拥挤给游客带来的体验也大打折扣。首先,拥挤的旅游景点或者交通工具上,游客不可避免地需要排队等候,长时间排队会让游客感到疲倦和无聊,影响他们对景点或者活动的期待和兴趣。其次,人群密集的地方,游客可能会感到不舒服和拥挤,无法尽情享受旅游的乐趣,尤其是在拥挤的室内场所,游客可能会感到闷热和缺氧,导致身体不适。此外,人群密集的环境容易引发游客之间的冲突和纷争,甚至可能导致恶劣的行为和冲突事件的发生。*后,过于拥挤会限制游客的自由移动和探索,无法充分参与各种互动和体验活动,削弱了对旅游目的地的兴趣和参与度,降低了游客的满意度和体验感。

  分散化休假破解拥堵难题

  破解假期拥堵难题,需从共时化休假走向分散化休假。

  首先要适时增加休假天数。休假时间实际是由劳动生产率决定的,科技进步带来技术装备水平的提高,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使创造同样财富所需的劳动时间缩短,从而使休闲时间得以增加。与此同时,休假反过来也能够促进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休假不仅让劳动者身体得到休息、心情得到放松,劳动者还可在休假期间锻炼身体、学习知识,带来人力资本的增长,从而提高劳动效率。我国现阶段休假时间相对于劳动生产率偏少,可适当增加休假时间。

  具体而言,优化休假安排,要进行大中小休假调配。按照现行休假制度,休假可按时间长短分为“大中小休”三类,其中“大休”指带薪休假,“中休”指法定节假日,“小休”指周休。

  一要落实大休。“大休”允许劳动者自由安排休假时点,有助于提高休假使用效率、实现分散化休假,但带薪休假制度落实效果不佳且监管难度大,应先抓落实、再谈延长。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带薪休假需要分步落实。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及大中型企业应首先落实带薪休假,中小企业落实带薪休假可能有实际困难,要鼓励执行。另外,政府要采取有力的措施保障带薪休假制度的真正落实,以及加强职工休息权益方面的法律援助。此外,建议在法定休假天数之外,将延长带薪休假时间的权利下放至企业和个人,由企业和个人商量决定。

  二要调整中休。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考虑将春节假期延长,并增加元宵节假日,这不仅有利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也有利于分散假期集中度。春节作为中华民族的重要传统节日,承载着中华文化的传承和弘扬,是增强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的重要标志和象征。目前我国春节休假为三天,通过调休实现连休七天。为了满足市民对更长春节假期的期待,应该适当延长春节休假时间,并将休假从除夕开始,如若中间遇到周六日则顺延。

  三要延长小休。在落实现行周休双休制度的基础上,探索推行2.5天休息日的过渡期,即延长平日工作时间一小时并在周五放假半天。

  (作者王琪延系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杜治仙系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博士研究生)

  《中国新闻周刊》2023年第3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