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法伦(迈克尔·艾伦·西佛)

浏览量:41日期:2023-10-09 11:32:41

  中新社伦敦10月8日电 题:为何以徐志摩之名增进东西方文化交流?

  ——专访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艾伦·麦克法兰

  中新社记者 欧阳开宇

  中国新月派代表诗人徐志摩曾于1921年-1922年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就读,他的诗歌作品《再别康桥》为无数中国读者勾画了心目中剑桥大学的*初印象。一个世纪之后,这位诗人在中英人文交流方面所做的贡献仍产生着深远影响。

  今年9月中旬,第九届剑桥徐志摩诗歌艺术节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举行。艺术节组委会主席、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艾伦·麦克法兰(Alan Macfarlane)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讲述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故事。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剑桥大学为什么要以徐志摩之名举办诗歌艺术节?艺术节主要特色是什么?

  艾伦·麦克法兰:自2014年起,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每年都会筹办徐志摩诗歌艺术节。这个年度活动表达了我对中国的兴趣、欣赏和敬仰。在艺术节研讨会上,参与者们谈论中国艺术和文明的本质。除此之外,我们还会举办大型的艺术展和图书展,遍布剑桥大学和剑桥市多个场馆,涵盖多样的内容与形式,大家一起探讨艺术家们的*新作品,倾听中国诗歌的解析,观看徐志摩主题的特别展出等,不断积累关于中国文化方面的知识。

  这是一个跨文化的诗歌艺术节,此次艺术节为期六周,以“和谐”为主题,近150位与会者包括来自中国和欧洲各地的知名艺术家、剑桥大学的20多位教授,以及资深学者、剑桥市市长、剑桥华人社区中心主席和剑桥大学学生团体代表等,在剑桥大学和剑桥当地都引起强烈反响。这次我们推出了六本英文或者英法双语图书,主题都与中国相关,涉及艺术、诗歌、历史、人类学等领域。此外,艺术节期间还举办时装艺术展、名家访谈、诗歌朗诵、音乐会、专家论坛、茶道等活动。在此期间,包括多位中国诗人作品的英文版、意大利语版将在欧洲推出,还有10余部文学、艺术和学术类著作达成出版意向,作者来自中国、英国、新加坡、法国等多个国家。因此,这也是一座连接亚欧两端——东方和西方之间非常重要的跨文化桥梁。

参加第九届徐志摩诗歌节代表合影。欧阳开宇 摄

  中新社记者:近些年来,除艺术节外,徐志摩的名字经常和剑桥联系在一起,其中有何渊源?您为何会积极参与其中?

  艾伦·麦克法兰:自从2002年**次到中国进行学术访问以来,我就越来越欣赏中国,并成为学院中为数不多了解现代中国的学者。由于徐志摩与剑桥的特殊渊源,我对这位中国诗人早有耳闻,也在机缘之下成为徐志摩相关项目的主要参与者。

  大约十年前,我和同事成立剑桥康河出版社,已在中国出版了不少西方书籍的中文版,也在剑桥出版来自中国、日本学者的书,其中有一些非常受欢迎。

英国剑桥大学的康河与叹息桥。赵伟 摄

  前些年我们建立了徐志摩花园。2007年,一位校友向国王学院捐赠了一块刻有《再别康桥》诗句的白色大理石。于是,在康河的石桥旁立诗碑,搭建徐志摩纪念花园等一系列计划便开始实施。国王学院许多院士纷纷支持,他们很高兴能够慢慢接受东方文化的熏陶。于是,在徐志摩的嫡孙徐善曾和其他参与诗歌艺术节的朋友们的帮助下,我们在诗碑后面适当扩展建造了一个花园。从特点来说,蒂姆·查克和史蒂文·科吉尔构思了一个中国的阴阳符号,“阴”代表女性,这一部分的区域填满了植物和草;而“阳”有刚强的意味,代表着男性,所以铺满石头。阴阳符号的中间有一条蜿蜒的人行小路,小路石板上刻有《再别康桥》的中英文诗句。

  参与花园的建造,也是表达我对中国和中华文明热爱的一种方式。花园里摆放着我的女婿、资深陶艺家马修·布莱克利制作的瓷花瓶,以及我表姐夫、资深艺术家蒂姆·查克制作的石制长凳。长凳和人行道上的书法,由几位中国朋友创作,包括莫言、刘正成等。如果说我在我热爱且生活与工作了50多年的国王学院有什么纪念性的标志,必定就是那块诗碑和那座花园了。当我带着客人去那里时,常常会说,等到很多很多年后,人们也将会因此而铭记我和其他参与剑桥徐志摩花园、剑桥徐志摩诗歌艺术节等项目相关的朋友们。

位于徐志摩花园的石碑。欧阳开宇 摄

  中新社记者:从参与徐志摩相关项目以及自身的学术交流实践来说,您认为目前东西方文化交流存在哪些挑战?

  艾伦·麦克法兰:在过去的20年里,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大量思考。存在的挑战众所周知,过去2000年,欧亚大陆两侧的哲学体系、社会体系、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平行发展,几乎没有受到互相间影响。西方以个人主义为基础,中国、日本的则以群体、家庭、社区的主要力量为基础。西方以一神论为基础,信仰一个主宰生活的上帝,东方则是不同哲学思想的混合体。在中国,有道教、佛教、儒家思想等,基于和谐与协作。西方则是建立在对抗性思维之上,无论是政治、法律、经济,还是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是如此。西方建立在从古希腊哲学到现代所衍生出来二元思维的基础之上,“要么这样,要么那样,但你不能两者兼得”。然而,中国人的思维在很多方面都属于是“既,又”的思考方式。因此,对双方来说,理解并与之共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中国人更容易应对这些挑战,因为他们有兼而有之的哲学思想。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对于西方历史、文化非常了解,并且吸收了大量的西方知识。这种情况并不对等。在西方,即使是在剑桥,人们对于中国知之甚少。我和同事交谈一些关于中国的基本问题,几乎触碰到他们的知识盲区,绝大多数英国资深政治家也是一样。他们怀疑中国并批评中国,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所担心和怀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就是两种不同文化碰撞所面临的挑战。

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收藏的徐志摩书信、手稿等物品。欧阳开宇 摄

  中新社记者:面对现实问题,如何增进东西方之间的理解?

  艾伦·麦克法兰:要通过教育来增加相互了解,在中国学校里,他们学习英语、英国文学。而西方大部分学校没有通过这样的教育来了解世界上的其他地区。西方学校应该丰富世界更多地区知识的教学,特别是东亚地区。让英国人大规模去学习中文可能不太现实,但他们没有理由不去学习东亚文明和历史的基础知识。近些年有越来越多的英国学校开设中文课,或在中国的重要传统节庆期间举办中国文化体验活动。这样的活动应该持续并推广。与此同时,应加强人文交流互访。来英国的中国人很多,相比之下,到过中国的英国人却不太多。我建议更多英国人去中国看看,在访问、游览时融入教育和学习的元素,这会对于他们了解中国非常有帮助。

英国学者参观剑桥大学的徐志摩主题展。欧阳开宇 摄

  中新社记者:未来在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方面有哪些计划?

  艾伦·麦克法兰:我将继续通过出版来促进文化交流。目前正在陆续出版“剑桥对话集”的新系列。该系列包括我与中国著名教育家朱永新进行的对话,名为《教育的对白》,这本书已经被译成中文并在两国出版,取得了成功。第二部即将出版的书名为《奇妙与艺术》,是我与杰出的中国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叶锦添的对话。我们谈论彼此对哲学、美学和艺术的理解。还有一些书正在筹备中,其中包括与英国重要政治家和经济学家温斯·凯博爵士进行的对话,以及我和剑桥大学三任校长和剑桥大学多个学院院长的对话集。通过图书出版,以及主办徐志摩艺术诗歌节等活动,我们将扩展与中国教育和文化组织交流的平台。

  回顾我的研究生涯,前三分之一关注英国历史和文化。第二个阶段则是研究尼泊尔、印度和日本。在第三阶段,我一直在探索中华文明及其多样性与丰富性,这对于我和妻子来说,是一种巨大的乐趣,也是一场智慧上的挑战。我愈发欣赏中国人的品质和天性,这也使我几乎每年都会去中国。我祝愿中国未来更好,也希望中国继续为世界注入智慧、和谐与繁荣。(完)

  受访者简介:

  艾伦·麦克法兰(Alan Macfarlane),剑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剑桥大学国王学院院士、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他曾在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等多所大学讲学,并在中国高校担任客座教授。

   早年在牛津大学获得历史学本科与博士学位,随后在伦敦亚非学院获得社会人类学博士学位。作为世界知名历史学家与人类学家,他著述20余种,包括《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玻璃的世界》《绿金:茶叶帝国》《日本镜中行》《都铎和斯图亚特时代英格兰的巫术》《重构历史共同体》《17世纪牧师拉尔夫·乔斯林的家庭生活》《英国的婚姻与爱情》《资本主义文化》《现代世界的诞生》《理解四种文明——中国、日本、欧洲与盎格鲁文化圈》等,被译为多种文字,其中多部著作有中译本。他对于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和现代世界发展史,以及玻璃与茶的全球影响力研究,在科学界、人文社科界和艺术界都产生了重要影响,被《科学》(Science)等世界顶尖杂志及出版社出版。

【编辑:唐炜妮】